健康头条!健康问答!

当前位置: 健康头条 > 问答 >

流年经典散文随笔)

时间:2024-07-10 19:19人气:来源: 未知

导读:链接: 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G_FSNya5t4V79t0PNjA5Yw 提取码: 5ga6

  雾的天气里,出去是不可能了。懒在床上,在别人也许是盼了一周的美事,于我却早已不习惯。我习惯的是天明即起,换上运动装备,将自己扔进晨风中,这样的日子已经几十年了。几十年了!心里蓦然一惊:好象看见了那个叫岁月的老人,白须白眉,穿雾而来。

  床灯下的阅读,也是无数个夜晚的风景。换作早晨,便觉得是一种奢侈,或曰浪费。这样的只争朝夕,心常常处于紧迫状态。学生时代是分数的压力,工作以后是任务的'驱使。不把时间排得好好的,用得心中无憾,总有一种微罪感。一个目的没达到便坐立不安。只有在梦中,心率60以下,世界才真的慢下来,慢得自己无知无觉。

  也曾有过片断。乡下的火炕上,叔侄们围坐一起,窗外落雪无声,时间被凝固了。那个老式挂钟,嘀-哒-嘀-哒。这是一片飞来的时间,原不属于我,可遇不可求。

  或者幻想某一时刻,躺在山坡上,耳畔青草泛香,蒲公英在风中摇曳,天空渺远,白云轻悠,没由地来,亦无去处。此情境似乎只有孩童时有过。诚如木心,只是从前慢。

  日子堆积久了,看似数量很大,水落石出的也就那么几档事,念书、结婚、挣钱、养家,却占据了我们生涯绝大部分时间。那些零零碎碎的空间,我们根本没有记起,或者早就淡忘。一直以为,它们都无足轻重,是来做陪衬和点缀的。

  真正将日子熬成岁月,我们才把一些人一些事看淡了想明了。才知道一路走得太过潦草,到头来,握持的未必是初心,洒落的也许正是所愿。可一切已经无法重拾。

  很惊叹那些执意个人理念的活法,年纪轻轻就浪迹天涯,声名日隆时绝尘遁世。试着想了想,那是一种怎样的极致?有时,我们宁愿屈从流俗的安排,也不敢应答内心的召唤。

  索甲仁波切说:在你的生命中,一直有两个人活在你身上,一个是聒噪,要求很多、歇斯底里、诡计多端的自我;另一个是隐藏的精神生命,它宁静的智慧声音,你偶尔都会听到或注意。

  尤其欣赏那些把平淡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人。喂马,劈柴,周游世界,关心粮食和蔬菜。每天都做一个幸福的人。以一种慢而有闲的心情体味流年。

  真正的慢不是刻意的安排,一定是顺心的率性。从里往外地受用。无此,即使荣耀等身,未必心宁。因为在那里,欲望的钟摆就从没有停摆过,在焦虑和无聊之间。

  有闲,是一种享用的心态。一杯下午茶,一段发呆的时光,一时改变了的情境。它其实浸透在日常生活中,无需去寻找,不必标上符号。

  雾来了,不妨砌一壶茶,留在室内看书。写不下去了,就去煮一碗面条。

标签:

上一篇:流年岁月散文随笔

网站首页

下一篇:没有了

?

本类导航

本类推荐

热门标签